只是这样的美食摆放上桌,除了谢利尔在认真品尝外,其他人的心思都并没有放在对食物的品尝上。
    无论是盖伊,还是艾诺文,又或者是其他两位大臣,表面上都在咀嚼食物,眼神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往谢利尔身上瞟。
    他们一直都知道赛奥王后对这位占星神术师的偏爱。
    这早在几个月前的那次加西亚大舞会他们就看得出来。
    然而现在,并非是他们的错觉。
    就单单只从对方所坐的位置,就能感觉出来,赛奥王后对这位黑发青年的在意,已经不能只简单用偏爱这两个字来形容了。
    其实不光是赛奥王后,就连他们自己,也无法控制住对这个青年的在意。
    这个青年的身上就像是有什么神奇的魔力,在不断吸引着他们。
    而且不知为何,与对方坐在同一桌用餐,他们的心里竟然还很诡异的产生了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。
    就像这一次的共同用餐是莫大的恩赐。
    这种感觉无论怎么想都有些匪夷所思。
    甚至可以用离谱来形容。
    但是更离谱的是,他们竟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    有那么一刹那间,还想过这一切本该如此。
    究竟为什么会这样,他们自己也说不出来。
    特别是那两位与谢利尔并不熟悉的大臣,他们怎么也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    对于这些人的心思,谢利尔并不在意。
    即使知道他们的心绪浮动,谢利尔投放到他们身上的关注,也还没有眼前的美食十分之一多。
    晚宴之后,谢利尔与以利森维恩身份示人的光明神一起,去往了赛奥王后所安排的房间里。
    站在后面的盖伊,欲言又止地看着谢利尔离开的背影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的,选择了沉默,只是等到谢利尔和光明神的背影完全消失在夜色中之后,才垂下眼,一言不发的走向了另一个方向。
    他的脑海里还回荡着在用餐结束时,赛奥王后问对方是否会在学院继续任职教师时,对方给出的回答。
    “再说吧……”
    简单的三个字,是一种得不出结果的回答。
    像是在拒绝,又像是在考虑。
    也是那个时候,盖伊再一次深刻意识到,或许以后站在对方身后仰望,也会成为一种奢侈。
    而与盖伊有相似想法的人,还有艾诺文。
    不过艾诺文的态度与盖伊相比,要沉稳许多,也更内敛许多。
    他只是看了一眼谢利尔离开的方向,就收回了视线。
    如果不是金发的眼神晦涩难辨,根本看不出其他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赛奥王后安排的房间距离晚宴的位置并不远。
    和谢利尔曾经住过的那间房属于同一层,只是房间的空间更宽敞,是能住两个人的布局。
    因为吃到了味道很不错美食,谢利尔的心情很好,他进到房间后,就习惯性的打开了留声机,然后坐在一旁的木柜上听起了从留声机里传出来的旋律。
    熟悉的大管风琴音回荡在房间里,与从窗户外吹拂而来的风声组合在一起,听在谢利尔的耳膜里,有一种很悠然的舒缓与放松。
    不过,这留声机里的音乐并没有持续多久。
    一首旋律刚过半,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关掉了。
    谢利尔看向手的主人,微微歪着头,一副等待对方给出解释的模样。
    此时,光明神已经恢复到了自己原本的样子,白色的法袍勾勒着颀长的身姿,一头银发像流动的云,柔顺地披散在身后。
    对方谢利尔的目光,他水绿的眸子微微闪动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我弹给你听。”
    话落的同时,他抬起手,用神力变化出一把金色的里拉琴。
    看着光明神手中的里拉琴,谢利尔的眉梢微微扬了扬。
    这一幕,倒是让他想起了在世界初始时,他将新生的少年神明带到山顶,当着对方的面变化出一把黑色里拉琴的那段记忆。
    那个时候,眼前这位神明尚且还是有些稚嫩的少年模样,虽然聪明智慧,对世界的一切认知却更像是一张白纸,需要他以黑夜神的身份一点点引导。
    那会儿,他坐在萦绕着云雾与飞鸟的山峰之上,用黑夜神的力量创造出第一把里拉琴,然后以老师的身份教会了少年神明这世间的第一首旋律。
    思绪回笼,谢利尔看向拿着里拉琴的银发神祗。
    他漂亮的黑色狐狸眼微微上挑,饶有兴趣的说道:“那你弹,我听。”
    光明神嗯了一声,修长白皙的手拨动起琴弦。
    刹那间,独属于里拉琴的优美旋律在他的指尖跳跃而出。
    听着这首弦乐,谢利尔有些意外。
    他原以为对方会弹奏他教的那一首曲调。
    然而此刻,这涌进他耳膜里的旋律,是与那种充满着生命力的万物生长之感,完全不一样的类型。
    这旋律是缠绵的、悱恻的、是那些开街道上的情侣小店里,最喜欢播放的曲调。
    是歌颂爱情的乐曲。
    谢利尔的眼眸微微眯了一下,从光明神拨动着里拉琴的手缓缓往上看去。
    感受到谢利尔的目光注视,原本略微垂眸的银发神祗,也抬起眸子,看向了谢利尔。
    房间内的灯光并不算特别明亮,在暖橘色调的光线下,光明神的绿眸也变得有些深,像是染上了烟火似的朦胧,平静的表象下,似蕴含着无尽的海浪。
    涟漪澜澜,不可明辨。
    因为嘴唇闭着,他那利落分明的下颔,就更显流畅,淡淡的冷感附着在线条上,就像玉雕的艺术品,微微透着青筋的手背,在指尖的灵活动作下,隐着几分又冷白又暧昧的性感。
    说是赏心悦目也不为过。
    一曲终了。
    光明神将里拉琴放在一旁,随即走到了谢利尔的面前。
    谢利尔坐在木柜上,而他站在谢利尔随意垂放的双腿之间。
    这样的姿势让两人的视线齐平,也让彼此更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在对方眼中的影子。
    谢利尔微微上翘的狐狸眼里浮现出一抹笑意,率先开口道:“怎么不继续弹了?”
    光明神看着谢利尔的眼睛道:“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。”
    “噢?”此时谢利尔的心里已经有了思索,但依旧勾了勾唇,选择明知故问道:“是什么?”
    这一次,光明神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在深深地看了谢利尔一眼后,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猜到他要做什么的谢利尔,并没有出声,而是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位银发神祗,等待着对方的动作。
    很快,光明神提起手,指尖在自己的眉心上方的金色印记上一划。
    刹那间,伴随着猩红血液的点点溢出,光明神额间的印记散发出了一道浅金色的光芒。
    几秒后,光芒散去,原本纯金色的印记也有了变化,在最中间的位置,多了一抹水滴状的红。
    而等光明神睁开眼时,这一抹红,又变成了极为深邃和纯粹的黑。
    就和谢利尔的发色和眼睛颜色一样。
    银发神祗睫毛动了动,他看向谢利尔的眼神,好像变了什么,又好像什么也没变。
    但谢利尔知道,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光明神,是真正的、完整的、不存在任何情感被封存的光明神。
    谢利尔一开始倒是有些没想到对方会选择在这今夜,解除曾被他自己封存的那一部分情感。
    不过后面一想,从他们再次踏足伯莎利顿国开始,这一切就有迹可循。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谢利尔嘴唇微动,他看着银发神祗的眼睛打算说点什么,然而下一瞬,他的双唇就被对方覆过来的唇堵住了。
    所有言语也都被对方吞进了这份触碰中。
    谢利尔的眼神柔和了下来,他伸出手,指尖没进了对方的银发之间,以一种有些慵懒的、又带着几分亲近的姿态慢慢抚摸。
    光明神的睫毛微微动了动,他并没有伸出舌尖探进谢利尔的唇缝里去深吻,而是就这么用唇瓣缓缓地、轻轻地、亲昵地摩挲着谢利尔的双唇,感受着谢利尔唇瓣的柔软和从唇齿间流转出来的淡淡香息。
    像是在借此回顾着谢利尔的灵魂。
    好半晌之后,他才离开谢利尔的双唇。
    带着一种满足的喟叹,他将自己的额头抵在了谢利尔的额头,让眉心上方那正在发热的印记与谢利尔的皮肤紧紧相贴。
    谢利尔能感受到自额间传来的烫意。
    这份烫意和光明神那自带冷感的气质截然相反。
    是来源于对方回归完整体之后,炽热灼灼的灵魂。
    利森维恩是他,希克斯是他,兰斯林是他。
    而这个他,是与黑夜永生相伴的光明。
    他有许多种身份。
    唯一不变的,就是在谢利尔心中的样子。
    谢利尔轻轻笑了起来,如夜晚星河的漆黑眼眸里,浮现出潺潺的流光。
    下一秒,并不意外的,他从银发神祗的口中听到了两个字——
    “……吾爱……”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是独属于光明神的告白。
    是谢利尔过去在他心中深刻地位的总结,更是一种他们未来关系的开始……

章节目录


穿成魔镜,全知全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洗衣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洗衣粉并收藏穿成魔镜,全知全能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