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余还是太年轻,现在这种时候,叫哥哥只会引出某人的性欲。
    肉棒在她的手中跳动了一下,仿佛要挣脱什么束缚。
    求助般看着徐辞,林余动都不敢动,生怕又刺激到了手里的这玩意。
    “不用管它。”
    徐辞说着,换了另一只奶子吸。
    是徐辞自己的东西,他都不管,林余也不想管,把手抽了回来。
    肉棒就这样贴在徐辞的腹部。
    林余的奶子都被徐辞抓着,明明有一只已经吸干净了,但他的手还是抓着不放。
    奶头都凹了进去,他用自己的指甲扣,刺激奶头挺立。
    痛是没有的,但林余觉得难受。
    上面和下面一起难受,难忍地扭了几下以此缓解。
    没想到弄巧成拙。
    徐辞空出一只手,拍了一下林余的屁股。
    “别乱动。”
    才刚发泄过,还是硬的,他不想让林余觉得自己是个禽兽。
    林余才听不到他说的,自顾自地扭着。
    没办法,徐辞也不想呵斥她。
    只能通过在她的奶子上制造一些动静来吸引她的注意力。
    比如轻咬乳晕,舔一舔奶眼。
    又或者双手向中间靠拢,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,将自己埋进去,狠狠地吸上几口,在雪白的乳肉上留下自己的痕迹。
    力气用的太大,林余觉得又些痛,往前挺了一下奶子。
    徐辞从乳沟中抬起头,看着靠的极近的奶头,他脑中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。
    如果他再用一些力,是不是能一口气能吃两个奶子。
    想到做到,他又施加了一些力,两个奶子如同面团一样,随意地被蹂躏。
    从外向内挤,两个奶子如他所愿,靠在了一起。
    只要他一低头,就能一口吃两个。
    怎么两个奶子都有被吸吮的感觉,林余一度以为是自己的错觉,一低头,发现如此淫乱的一幕。
    原本燥热的身体更热了。
    怎么能这样,人怎么可以一下子吃两个。
    徐辞边吃边咬,像玩橡皮一样,拉长奶头。
    目睹全程的林余,只觉得身体很痒。
    和之前一样,她又在徐辞的身上蹭了起来。
    越来越往前,肉棒卡在缝隙之间,很舒服。
    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裤子里流了出来。
    或许是她上次见过的那种,透明但有些粘腻的清液。
    她不确定。
    抚摸着白乳的手慢慢往下,经过平坦的腹部,探进裤腰中,停在了她的内裤上。
    徐辞早就感受到了林余湿了。
    “可以吗?”
    徐辞吐出樱桃大小的奶头,贴在林余的耳边说。
    林余没明白他的话,凭借直觉点了头。
    有了林余的许可,徐辞拨开一侧的内裤,将自己的手指伸了进去。
    软软的阴唇,带着一丝湿意。
    不争气的肉棒又肿又涨,叫嚣着想要进去探一探。
    徐辞放下手中的奶子,自虐般用力将肉棒塞回裤子,也不管是否舒适。
    另一只手什么也没做,停在林余的阴缝中。
    不上不下,卡得林余心里难受。
    她就着手指,无师自通地上下动腰。
    徐辞的手指就像泡在了水里,并且水越来越多。
    看着她迷离的眼神,明显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    幸好是我,要是别人指不定还会出什么事。
    徐辞在心里暗自庆幸。
    手顺着阴缝伸了进去,一下子就摸到一个小小的柔软的肉珠子。
    它好像是躲在里面,时而探出时而躲藏。
    “啊。”
    刚摸了一会,林余剧烈地喘息着,像是被刺激到了。
    徐辞猜测,这就是她的阴蒂。
    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,徐辞又摸了几下,这次的力气比上次还大。
    林余一直往后面躲,这样舒爽的感觉,她觉得很陌生。
    陌生的她想逃。
    徐辞才不会给她这个机会,一只手钳住她的后腰,一只手在上面动。
    肉穴里越来越滑,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林余的喘息声和水声。
    她的所有感官全部集中在徐辞的手上,此刻的徐辞控制着她的欲望。
    徐辞的手指越来越快,那种失禁感涌上。
    快了,就要到了。
    徐辞一时没注意,手指陷入到了另一个更为柔软的地方。
    那里好像有一张嘴,只用一点点力,指头就挤了进去。
    穴里进来了异物,林余先是难受,难受过后是一阵的舒爽。
    徐辞才放进半个指节,穴口咬的紧紧的,只见林余就剧烈颤抖着身体,穴中流出暖暖的液体。
    一股铁锈味若隐若现,徐辞看着自己指尖的血渍发呆。

章节目录


破晓(伪骨科 兄妹 产奶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要搞h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搞h并收藏破晓(伪骨科 兄妹 产奶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