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慎的惘然仍然盘旋在脑海中,公交车晃悠悠前进,江夏希紧紧握住她的手放在腿上。
    她倚着车窗,外面是看过几千遍的景色,可心中这股陌生又令人畏惧的情愫,究竟是为何。
    一辈子的朋友,像极了告白的话语。
    他已经高三,之后便是大学,或许去海外也说不定,然后拥有更灿烂相遇。
    胸腔微扩,韩慎轻轻吐出一口长气。两人坐在后方,颠簸感比车头更强,车辆一震手就会弹起。
    韩慎眼睛一闭一睁,瞥交迭的手,趁机让手背贴到他裤裆。
    江夏希合拢膝盖加紧大腿,深吸一口气。
    “还以为你不知道害羞呢,上次这么大胆。”她用手背磨蹭,还刻意用力压。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江夏希轻轻喘几声,哑着嗓子叫。
    “说好在外面叫我姐姐,怎么改口了。”她快速捏弄几下,视线就转到江夏希身上,他的脸红扑扑的。
    “那姐姐,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?”
    如果没有前方座椅的遮挡,下车的人可以轻易发觉车尾两位乘客偷偷摸摸。
    “如果我说不呢。”大檐帽塞到江夏希怀中。
    韩慎的手放肆起来,隔着裤子箍出阴茎的形状来回揉捏,甚至靠在椅背上看他咬牙难耐的模样。
    江夏希双手握拳放在腿上,背坐得挺直不管乱动,任那只手侵犯他的领域。
    韩慎出门前根本没想这么多,只是找了个帽子遮阳,而现在却在公车上帮他们掩饰一些不良行为。
    她的手能感觉到江夏希的阴茎由软向硬发展,面容紧促成一团。
    “姐姐……你今天,好漂亮。”
    那句话听在韩慎耳朵里总像带刺,靠向江夏希那一侧,空闲的手攀上他手腕轻轻地拍。
    “吼吼,小狗生气了?”手指顺着阴茎一道一道地划。
    就算不抬头,也能从绷得结实的肌肉中得出他在忍耐的结论。
    “发那样的信息过来,难道不是想做这些事吗。”韩慎舔着嘴唇凝视帽子,炽热的温度仿佛能把它直接烧穿。
    从江夏希硬起来那一刻,韩慎就口干舌燥,早先的冰豆浆似乎成了负担。
    韩慎夹起腿,阴道渗出的液体根本无法被阻止,一点一点浸湿内裤,江夏希铃扣突出的液体也让她更兴奋。保持这个好处的姿势就是江夏希也看不到她的脸,看不到巴不得下一秒就能把阴茎含进去的暖润口腔。
    此刻不允许只有一人沉浸其中无法自拔。
    “不是……不是那样的。”
    他腿上的肌肉也开始紧张了。
    “第一次看到姐姐穿裙子。姐姐飘忽不定的,像风一样。”只是说完连续的一句话,都让江夏希倾倒在韩慎肩膀,如同肺部被捏紧,一抽一抽的喘。
    “在这里射出来你就会被当成变态。”韩慎正收回手往另一侧靠,他就顶着跨贴上来。
    江夏希的手压上来,让韩慎失去退后的空间。
    我带了纸巾,就在包里。他说。
    江夏希的包斜挎胸前,他声音细碎,可韩慎充耳不闻,手上也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放在那里。
    如果用两只手取出纸巾,姐姐肯定会把手收回去的。
    江夏希咬着包装,单手撕开封口,连抓l出两张。
    “姐姐,摸摸它好不好。”只是这样拿一些物品,都比他训练时要耗费更多心思。
    可她只是捏捏,没有更进一步。
    “姐姐,小狗想射。”
    “姐姐,小狗好难受。”
    姐姐……你摸摸它好不好。
    姐姐……
    姐姐。
    纸巾被悄悄递到裤裆上。
    韩慎摸索裤缝,没解开皮带就拉下拉链,抢过纸巾塞进去。手指灵巧钻进缝隙,有轻有重按压阴茎,偶尔也捏弄一下睾丸。
    韩慎手指突然加重力度,公交车也进到终点站,拇指搓他铃口,逼他射了出来。
    “下车了小狗。”她两指勾出纸巾快速拉上拉链,微微起身拍拍身旁的人。
    车内播着终点站名,韩慎目睹着河堤的景色,再看看身旁的小鬼,拽他手腕站起。
    “起来了别睡了。”后半截车厢明明没人,她还在装腔作势。
    韩慎抢过他怀中的帽子戴在头上,踢踢她小腿。
    “姐姐,喜欢。”江夏希粗粗地喘气,站起来也慢吞吞的。
    江夏希走在前方,手扶皮带小幅度扭腰调整某些位置,身后传来韩慎的笑声,还在催促他走快些。
    她粘液流到屁股上了,难受死了。
    偷偷说:最近的脑子都不太顺畅,暂时两日一更了,和喜欢的宝宝说一声抱歉惹gt;.lt;

章节目录


与友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野木兰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木兰并收藏与友人最新章节